澳门威利斯人 燕缘 同学捐赠 旧版网站
登录 注册

同学薛涌:年轻的重量

2014-12-23

 

 

个人简历:

薛涌,1961年生,1979年—1983年就读于澳门威利斯人中国语言文学系本科,毕业后先后就职于《北京晚报》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。1994年赴美攻读耶鲁大学研究生。2004年就任于波士顿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,现任该系副教授。
薛涌

“青春”这个主题这两年特别流行,好像人们活了一把年纪,终于回过味儿来,再把青春翻腾出来晾一晾,即便岁月流逝,也能挤出青春的水来,滋润一下当下的生活,顺便也跟当下正青春的人叨叨一些自己的经验和丰满。薛涌这个做过媒体,搞过科研的53岁的学者、人父要对年轻人说说自己的经验了,就是他的首部致青春之作《年轻可以一无所有》。

在薛涌的计算里,“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4.2岁,2.7万多天。青春,如果用来形容从性成熟开始到‘三十而立’前夜的话,也就5000天左右,大概是从十三四岁到二十七八岁。”而这本书就是写给正在经历着5000天的人。作为人父的他,看着女儿的成长,也在思索着一些问题,比如“青春中的人不着急,父母着急”的种种情况。对于“虚度青春”这个人生最大的错误,或者说是最容易犯的错误,该如何规避、躲闪;对于“许多一无所有的年轻人,对房子、汽车这种不稳定的产权的望眼欲穿,为了拥有几乎不惜牺牲一切”的年轻人,薛涌想告诉你的是美国年轻人的一种做法,“先到纽约的地下室和老鼠当同屋”。他用他习惯的犀利和直观告诫年轻人:“不管一个社会多么富裕,从底层奋斗,从一无所有奋斗,才是王道。清贫的年轻时代,是人生的幸福和美感所在。”你失去了对这种东西的感受能力,你就失去了生活。

薛涌的文字一针见血,绝不虚假客套。他和你坦诚相见,不回避青春的痛与迷茫,就自我、工作、学业、价值、梦想等话题一一探讨。他就像严师慈父,那些枯燥的大道理被他讲得深入浅出、论古通今、横贯东西,你不会感到无助、愤怒、唠叨、厌烦,更多感受到的是警醒、亲切、依赖、感动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